原标题:等待时间长、急症室关闭,世界最好NHS最近有些难

编译 | 吴施楠

来源 | 搜狐健康

英国的全民医疗保健系统NHS被看做是全世界最好的医疗服务体系,在2012英国伦敦奥运会开幕式上,NHS也作为最能代表英国的两项内容之一登上了舞台。可见,NHS在人们心中的认可度有多高。

但是最近一段时间,NHS却遇到了很多麻烦。不久之前,一组数据让人们看到了NHS全科医生数量严重不足,这将导致2020年英国病人将等待3周才能看到全科医生。

然而,等待时间增加还不是最糟糕的。近日,《每日邮报》报道指出,由于找不到足够的医生值夜班,有医院被迫关闭了夜间急症室,再次将NHS的艰难境遇展示在人们面前。

人手不足,被迫关闭夜间急症室

早在今年1、2月份时,NHS就发现医院急症室在轮候时间上已经处于2004年以来的最差状态了。老年病人躺在病床上等待死亡、在走廊上治疗病人等现象不断发生。红十字会慈善组织甚至将这种状况描述为“人道主义危机”。

虽然英国卫生部部长杰里米·亨特已经给NHS管理者下了“死命令”—在四小时内处理95%的病人,让他们得到治疗后出院,以遏制令人震惊的等候时间。但是这个指标对于很多医院来讲,根本无法应对。一月份的数据指出,只有82%的患者在规定的时间范围内得到了及时处理。

此外,一组基于180万例数据的统计结果显示,平均一名患者要在急症室等待144分钟才被允许回家。罗瑟勒姆综合医院的周转速度最慢,中位数达到了271分钟。

由于不能提供安全的医疗环境,位于滨海韦斯顿的韦斯顿总医院不得不做出了关闭夜间急症室的决定。据了解,夜间关闭急症室已经从7月4日开始实施,每天晚上十点到次日早上八点急症室处于关闭状态。后续的夜间急症患者将被送往相距一小时路程的布里斯托尔和汤顿两地的医院。

早在六年前诺丁汉郡的纽瓦克医院就关闭了急症室,当时管理人员说不需要担心生命安全问题。但是,2015年的一项研究数据却指出,关闭急症室的医院每年有50人死于不必要的原因。这一数字令人们非常担心。

对于关闭夜间急症室,威斯顿总医院医学博士彼得·柯林斯说:“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决定,但是个正确的决定。”

“关闭夜间急症室只是暂时的,这是一个重建急症室的方式,将会尽快重新开放。”当地的英国保守党议员John Penrose的话让人们看到了一线希望。

三条途径,NHS增加医生数量

韦斯顿总医院负责人指出,关闭夜间急诊室的最主要原因就是夜间值班医生的人手不足,不能够满足患者的需求。

医生不够已经成为NHS最大的障碍,那么又采取了哪些解决措施呢?

首先,政府承诺,到2020年,NHS将雇用5000名新的全科医生,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医疗需求。

根据英国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数据,英国的患病人数将在未来五年内增长200万。有分析表明,为了维持现在等待13天后就医的状态,每位全科医生每周必须再工作4个小时才能看完这些增加的患者。但是这些增加的工作量对于全科医生来说是不可能的,因为现在他们的工作状态已经接近极限。因此,增加人手势在必行。

其次,英国推出了“短培医生”。这个身份更像是助理医生,他们和全科医生或者医院的医生一起工作,可以分析病人的体检结果,做小型手术(如皮肤癌和肿瘤切除和活组织检查)等,以减轻全科医生的负担。

最近的消息还指出,英国正考虑从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家引进2000名甚至更多的全科医生。英国医学协会全科医生委员会代理主席Richard Vautrey博士说:“海外医生几十年来为NHS做出了宝贵的贡献,特别是在全科领域里,他们在提供一流的护理方面拥有良好的记录。”

不过,在一些专家看来,从国外引进医生的方法并不是长久之计。皇家医学院院长Helen Stokes-Lampard教授就表示,海外招募只是短期内有限的解决方法,尤其是当英国退出欧盟后,给计划的实施带来了不确定性。

“我们需要一个长期的解决方案,减轻压力,提升全科医生低落的士气并创造一种能够让医学毕业生选择全科医生当做事业的氛围。”Helen Stokes-Lampard教授说。

卫生部部长:不能简单用钱解决问题

在韦斯顿总医院关闭夜间急症室时,英国卫生部部长杰里米·亨特曾表示:“我们的首要任务是让急症室重回四小时救治95%患者的状态,并在今年冬天能够保证患者的生命安全。”

为此,亨特承诺投入一亿英镑改善急症室苦苦挣扎的现状。但是,就在承诺不久后,亨特又表示,通过增加财政投入的方式解决NHS现存的问题可能会失败。他也承认自己拯救卫生服务计划导致了纳税人成本上涨。

亨特坦白表示,就像一些政党都会试图用大量现金解决问题,但没有适当的花钱策略一样,他自己也犯了同样的错误。“事实上你可以投入金钱,但是如果没有医生和护士使用这笔钱,实际上也不会改善对病人的照顾。”亨特在一档广播节目中表明自己的看法。

同时,亨特还对之前政府的决策和做法表达了不满。“2002年,时任首相托尼·布莱尔把更多的钱投入了国民保健服务中。但是五年后,这一项目的负责人德里克·万维德表示,有43%的额外金钱因为没有劳动力计划而付出了更高的工资和价格。”在亨特看来,必须有战略思维和适当的计划来改变现状。

亨特也借此机会宣布,将在未来三年内再增加21000名精神卫生保健人员,改善精神健康服务的现状。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