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榜样的力量

“农夫山泉”确诊糖尿病2个多月,在糖友群里整日心情郁结,哀声叹气。有人为了鼓励他,给他列举了很多身患糖尿病的成功人士:英国首相特蕾莎·梅,美国明星安吉丽娜·朱莉,奥斯卡黑人影后哈利·贝瑞,奥运会游泳冠军加里·霍尔,NBA运动员亚当·莫里森……

也许是距离自己太远,农夫山泉的情绪看上去并没有得到多少缓解。我决定换种方式。我问同在群里的糖儿:“那年你在珠峰下面打针的照片,可以发给我看看么?”

2007年,糖儿站在珠峰大本营下,豪迈地给自己注射了一针胰岛素。当年看过这张照片的糖友,无不为之振奋。

她一同发到群里的,还有2011年在南极测血糖的照片,以及2013年在北极打针的照片。

她调侃道:南极登录时间不长,不在岸上吃饭,没法留下打针的照片,只能用测血糖的照片弥补。希望有人能提供赞助,成就一次“地球三极”扎针的行为艺术。

群里一阵欢呼,众人纷纷点赞。

我听着糖儿娓娓道来:2013年7月31日,乘坐俄罗斯五十年胜利号核动力破冰船到达北极点,测完血糖后,我把吸了一滴血的试纸和血糖记录装在空的试纸盒里,放进不锈钢的时间胶囊。之后,装着全体团友个人纪念物的时间胶囊被抛入北冰洋。

“想来,我那滴血此刻应该还安然无恙地躺在北冰洋底吧?没准哪一天人类消失了,那一滴血会不会成为外星人在地球上唯一能找到的人类基因呢?”糖儿笑道。

我看到农夫山泉的赞叹,看到其他新晋糖友如同发现新大陆似的感叹:“我以为得了病就出不了远门了。”

我说:我从生活便利的城市来到这个贫穷落后的小山村,37度高温没电的夜晚,尚且可以用一盆水把密封在保鲜袋里的胰岛素冷藏保存,只要充分发挥聪明才智,糖人又有什么困难是过不去的?

天使之光看到我们的对话,放出她戳着瞬感动态血糖仪在马尔代夫旅游的照片,告诉我们:“戴着瞬感下水,浮潜一小时也没问题呢。”

糖友笑眯眯说:“当我还在上学的时候,就觉得他们是殿堂级的人物。这么多年过去了,皇冠依然为王,明珠依然璀璨,这是一种生活态度,更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我想起那一年在马尔代夫旅游,面对印度洋给自己戳针的情景,当时脑海中想到的,就是糖儿在珠峰下打针的照片。就像笑眯眯说的,这是榜样的力量,从来不遥远,一直在身边。如果你愿意,你也可以成为其他人的榜样。

糖儿自谦地说:其实自己并没有那么强大那么好,但是显摆有时候也是一种担当,因为总有人需要被鼓励。

糖儿说出了我写这篇稿子的意义。糖友中不乏世界各地到处旅游的背包客,也有独自骑行西藏的勇士,还有在城市间徒步宣传糖尿病知识的老年人。生活中还有那么多未知等待探寻,为什么要给自己提前预设阻碍?

我的电脑里至今仍保留着第一次在网上见到的糖儿照片——阿联酋首都恢弘典雅的阿布扎比大清真寺里,糖儿侧身坐在台阶上。那样美好的光景,那样恬静的笑容,那样坦然的眼神,希望每一个经过岁月洗练,认清疾病、重拾信心的糖人,都能够拥有。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