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肌张力障碍分型及评估量表

病因学和症状学标准可同时用于肌张力障碍的临床分型。原发性(特发性)肌张力障碍有别于继发性(症状性)肌张力障碍的是其临床检查、神经影象学、脑脊液、常规电生理和标准的实验室检查均正常。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原发性肌张力障碍综合征被归于与基因相关。早年发病的原发性肌张力障碍(旧称为变形性肌张力障碍)是由第9条染色体长臂的DYT1基因突变所致。但还有其他类型发病较晚且进展较慢的常染色体遗传的肌张力障碍的基因位点不同于DYT1。甚至在很明显的散发性的特发性局灶性肌张力障碍中,低外显率的常染色体遗传也可能起了重要的作用。

在肌张力障碍的分型中最重要的症状学标准是异常运动的分布部位(局灶性、节段性、全身性、偏侧性)。不自主运动的类型通常被描述为“移动”(固有的或缓慢运动型)或“固定”(异常姿势)。其诱发动作可通过病史或临床检查来确定。近来被接受的肌张力障碍的临床评定量表(DRS)包括全球医师肌张力障碍评定量表(PGDS),Burke-Fahn-Marsden(BFM)量表和联合肌张力障碍评定量表(UDRS)。局灶性肌张力障碍特定的评价标准不在此赘述述,因其很少值得冒脑部手术的风险。近几年,BFM量表被大部分研究者选用于评价立体定向手术治疗严重的肌张力障碍的疗效。BFM分为两部分:一个为运动评分,建立于运动检查的基础上;另一个是残疾程度评分,基于随访病人日常生活的活动功能。运动评分是对9个身体区域独立评分的总和。每个区域的评分来源于严重程度和诱发因素,均最低0分,最高4分。BFM量表中运动评分最高得分为120分,因为眼、嘴和颈部在全身性肌张力障碍的运动功能损害中相对不很重要,故这些区域的得分还须乘以0.5。运动评分可从监测录象中获得,这可以让观察者在不知情状态下评估。UDRS是肌张力障碍研究小组(DSG)制定的,是BFM的扩展且使肌张力障碍的评分更为详尽,UDRS包括身体14个区域的评定,最严重的为56分。PGDS是较简单的评价量表,包括人体的10个区域,得分从0分(无肌张力障碍)至10分(最严重),总分最高100分。

近期这三种评分量表在一个多中心的研究中对其有效性、 可靠性及操作方便程度进行了比较。在培训过的观察者中,BFM显示了最佳的内在一致性、良好的有效性和较高的可靠性。与UDRS相比,BFM在可靠性和内在一致性相似的基础上更便于使用。GDS对专家来说是最简便的,其作者认为作为一种临床工具,它可能是最有望进一步发展的。然而目前,BFM在肌张力障碍外科治疗的临床试验中还是最佳的选择,因为可以把获得的结果与已发表的数据进行回顾性比较,用以评价外科手术对更复杂多变的功能障碍的影响和分析手术可能出现的副作用。我们认为在标准评估方案中增加一个全球临床效果量表(由病人和医生评定)和一个“生活质量量表”如“疾病影响概要”是有用的。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