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这方子专门治疗儿童的肺部热喘,而且效果却很好!

《伤寒杂病论》中的中药世界(79)

特别说明,文中中药须在执业中医师的指导下使用。

麻杏石膏汤的反面:麻黄汤

麻黄杏仁石膏甘草汤,方如其名,它由四味药所组成:麻黄,杏仁,石膏,甘草。

怎么理解它呢?

我觉得,如果你把麻杏石膏汤当成一面镜子,那么麻黄汤就是它的反面,熟悉麻黄汤有助于我们理解麻杏石膏汤。

麻黄汤的使用指针是头痛,身疼,腰痛,骨节疼痛,周身疼痛,发热,恶风,无汗而喘,脉浮紧。

麻黄汤证也叫太阳伤寒证,这种证非常容易出现高热,可是中医在应对这种证型时,却不提倡用石膏,知母来退热,而是用麻黄,桂枝来发汗解表,用杏仁来疏通肺气,再用炙甘草来守护胃气及缓和麻、桂、杏峻烈之性。

这是因为辩证施治的本质其实是审因论治,中医学认为,虽然患者周身疼痛,无汗而喘,但是病变的本质是邪正相争于表,寒邪外束肌表,肌肤腠理不开,皮下满满当当都是被鼓舞起来抗争的气血,我们可以把它们理解为人体的正气。正气抵御着外邪,使得寒邪不得入内,可是同时也导致了体内郁热的生成,肌表像燃烧着烈火一样。

这个时候患者也容易出现喘,这时的喘是寒邪外束皮部,皮肤腠理不开,肺气不得宣发导致的。

这个时候,你用麻桂发汗解表,杏仁降气止咳平喘,疏通肺气,再用甘草缓其烈性,使其“覆取微似汗”,慢慢将正气释放出去,驱邪于外,当邪随汗解时,人就热退身安了。

在用药的比较上非常讲究,是一个宣发为主,肃降为辅,兼顾守中的治法:

具有很强宣散作用的:麻黄三两(去节) 桂枝二两(去皮)

具有肃降作用的:杏仁七十个(约为28克)

补脾益气,守中的:炙甘草一两

无大热了,反而要用清热泻火的药物了

深入研究经方,你会发现其中的奥秘太多了。例如患者发热恶寒高热时,不轻易使用石膏这些清热泻火的药物,坚持使用发汗解表的治法。

可是到了“无大热时”,反而要使用石膏了。

伤寒论,第63条和第162条是这样介绍麻杏石膏汤的:

发汗后,不可更行桂枝汤。汗出而喘,无大热者,可与麻黄杏仁甘草石膏汤。

下后,不可更行桂枝汤。若汗出而喘,无大热者,可与麻黄杏仁甘草石膏汤。

乍一看,简直是匪夷所思,患者恶寒高热,不用清热泻火药,现在活着无大热了,反而要用清热泻火药了。

其实这是有道理的。

恶寒高热时,所谓的高热,其实是人体正气与邪气在肌表进行剧烈抗争导致的。

这是你早早朝肌表浇一桶水,火是灭了,可是血弱气尽,人体也变得虚弱了,下一步就是邪气长驱直入,疾病缠绵不去。

这时除非患者表现出了口渴,不恶寒反恶热等津液急剧流失的情况,才可用清热泻火法。

而麻杏石膏汤证,表面上看起来是没有大热了,实际上是因为,虽进行了汗法,可由于发汗的力量不够,或者治疗上出现失误(例如误用下法),导致表邪化热从皮部传变到了胸,肺。

这时肺中有热,肺热会使得肺的宣发太过,而肃降不足,所以出现了汗出而喘的症状,一般来说,患者还会兼有口渴欲饮,烦躁,身热汗出,痰饮黏黄,舌红苔黄等表现,我们常把这种喘叫热喘,必须要和风寒束表,内有寒饮,痰液清稀,或色白的小青龙汤证相鉴别。

这时患者虽然也喘,但是病机和麻黄汤证的病机却截然相反,所以治法上也大相径庭:

具有肃降作用的:石膏八两 杏仁七十个(约为28克)

具有宣散作用的:麻黄四两

补脾益气,守中的:炙甘草二两

重用石膏,再配降气的杏仁,肺气得降,肺热得解;麻黄得石膏之辛凉,辛温之性被抑制了,但是平喘之力尚存,故喘息得止;甘草守中缓急,以防诸药伐胃。

看到这儿,我们会发现原来经方所谓的辩证论治,并非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对症治疗,而是超越了疾病的表象,不受疾病的表象幻象所迷惑,直抵病机的治疗方案。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