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憋出来的“心绞痛”

文/北京中医药大学东方医院 心内科 李岩

现代中医认为冠心病属“胸痹”的范畴,就其发病机制而言,实证为不通则痛,虚症为不荣则痛,而临床中更常见的是各种虚实夹杂的情况。刘大夫和李大夫前几天就碰上了这么一位病人,生生憋出了“心绞痛”。

一天上午,护士通知来了一位新病人,刘大夫、李大夫带着研究生,推着心电图机就来看望病人。这是一位69岁,体型适中,申请焦虑的男病人。病人的入院诊断是冠心病?照例,大夫的问诊是从胸痛胸闷开始问起的,重点询问疼痛的诱因、性质、部位、持续时间、缓解方式、发作频率这几个方面,同时还要询问病人的危险因素情况和检查、治疗情况。这一问,病人打开了话匣子:大夫,您可得救救我啊,这么下去没法过了。我这天天一到后半夜3点多钟准得被憋醒,胸口疼,出大汗,跟从水里捞出来似的,憋得我啊躺都躺不住,下地溜达10来分钟使劲捯捯气儿才能好。一天两天这样还行,现在天天都这样,我是不是被“鬼压床”了?

凭着长期接触冠心病人的经验,刘大夫和李大夫都认为病人的症状不是典型的心绞痛,大多数心绞痛是在活动、情绪激动等心脏耗氧增加的情况下出现的,由于心脏需氧与供氧之间产生了巨大差异导致心绞痛的出现;严重冠脉病变可能在静息状态下产生心绞痛,另外,冠状动脉痉挛也可能在静息状态下产生心绞痛,而且冠脉痉挛恰恰容易在夜间发生。会不会是痉挛造成的变异性心绞痛呢?如果有发作时的心电图,诊断就会容易的多,但冠心病最让医生郁闷的就是很多病人没法赶在发病时及时做心电图。既然是在夜间发作,夜间还会有什么特殊情况呢,睡觉呗,睡觉就可能打呼噜,询问病人,家属在一边抱怨,他打呼噜可响了,别人都睡不了觉。确定了这几个方向,完善查体后刘大夫和李大夫为病人开出了心电监护、动态心电图、运动试验、耳鼻喉科会诊(睡眠监测)和其他常规抽血的检查。

第一天,抽血检查结果未见明显异常。第二天查房,病人喜忧参半的说:大夫,难受倒是没难受,换个地方我睡不着觉啊,我今天能不能回家睡觉,您放心,我这难受都快仨月了,出不了什么危险,今天通知我备Holter和睡眠盒子了,我明天一早回来找您汇报。那可不行,让一个夜间可能有严重心绞痛发作的病人回家,万一有危险怎么办?失眠有很多方法能处理,大夫们祭出了中药药枕和耳穴压豆两样法宝,实在不行还有临时的艾司唑仑呢。第三天查房,病人还是喜忧参半:大夫,睡着了,又憋醒了。把憋醒的心电图找过来看了看,没有ST段的变化,具体的结果还要等动态心电图和睡眠监测的结果。

感谢耳鼻喉科的战友支持,当天下午我们收到了睡眠监测结果:最长呼吸暂停时间66.9秒。之后,动态心电图结果也回来了,大致正常。向病人解释了检查结果,初步考虑是睡眠呼吸暂停导致了夜间憋醒,病人恍然大悟,高高兴兴的转投专科求治了。

骑白马的不一定都是王子,胸痛憋气的也不一定都是心绞痛,憋醒的病人,别忘了问问打呼噜的事。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