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VBAC,我们为什么要冒这个风险?

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

凤妹是位安徽的妹妹,今年26岁,三年前怀孕40周时,因羊水少,胎儿缺氧,直接将大宝从子宫里剖了出来,剖的时候一点不痛,但手术后伤疤的疼痛让她整整熬了几个月,这次自怀上二宝的那一天,一直就决心要顺产,再也不想受二茬剖腹这罪了。肚子一天天大了起来,这眼看就到预产期了,咨询了好几家医院,都拒绝了她的要求,说风险太大,没必要冒险。

一个偶然的机会,看到了我的公众号,知道了我们医院正在推行头胎剖二胎顺(VBAC),凤妹兴奋极了,于孕39+4周直奔妇产医院来了,而且表示一定要顺产。我给凤妹进行评估的时候,凤妹笑着对我说,我已经问了多家医院,都说不可以顺产,我现在可以奔着您来的,你一定要想办法让我顺产啊!哎呀,凤妹,这责任大了,你这是两条性命之托,我和我的团队敢不尽心,敢不尽责?!

凤妹的身高1.7米,BMI指数28,疤痕厚度、胎儿体重、羊水深度、血糖、血压都在理想范围,宫颈管没有完全消失,宫口未开。一翻仔细认真的评估以后,我对凤妹说,顺产的把握在90%左右,凤妹和她的老公当时就笑逐颜开,喜不自禁了。

入院的第二天晚上,安排给凤妹用了软化宫颈的药,两个小时后,凤妹开始感觉肚子痛,不舒服了。第三天上午,凤妹感觉肚子痛得频繁了些,我们把她请到了待产室,由杨产长及高年资的助产士陪护。宫颈管在预期中消失了,宫口开了。给予小剂量催产素静滴,从这个时候起,我们包括医生、麻醉师、助产士、护士在内的抢救小组都严阵以待,万一有紧急情况确保几分钟内就能转剖腹产。

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凤妹的肚子一阵一阵的痛起来,给她用了分娩镇痛,每次当我进去看她的时候,她都会笑着对我说,院长,您费心了!我一定配合,一定坚持,即使最后不能顺产,也不怪您!多好的凤妹啊!让我怎能不爱你!

下午6点20分,凤妹胎膜自然破水了,羊水流了出来,有一点浑浊,胎儿的心跳很正常,破水以后,宫缩强了,因为打了镇痛,疼痛的感觉不明显了,但每次宫缩来了的时候,凤妹就有点想往下用劲。晚上八点十分,宫口开全了,这时胎儿的头还是比较高,但胎心很正常,调整了一点点催产素的滴速,胎头缓慢下降,一小时过去了,没有生出来,一旁的医生、助产士急了,凤妹也急了,不管有没有宫缩,不管不顾地就往下用劲了。这样可不行,我淡定地对凤妹说,一切都在我们的可控范围,胎心很正常,产程进度很顺利,没有子宫破裂的征兆,千万别烦躁,凤妹听进去了,满头大汗的她平静了许多,胎头下降了,开始旋转了,宫口开全后的80分钟,一个白白胖胖的臭小子从“正门”出来了,重4100克,只见他握着拳头大声啼哭着,呐喊着,厉害了,妇产医生,厉害了,我的妈!

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

看着凤妹满足的笑脸,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为凤妹高兴的同时,也为我们的团队而骄傲。

凤妹母子平安,一切就绪后,一位年轻的医生问我,院长,你带着我们担心吊胆地承担这么大的风险为什么?为了产妇,为了孩子,为了品牌,为了初心,既然选择了妇产科医生这个职业,注定要担心吊胆,注定要敢于担当。

回到宿舍,已经深夜12点多了,还是坚持把凤的故事写了出来,虽然夜深,虽然人静,但满满的成就感让我睡意全无......

责任编辑: